老年版相互宝,用技术实现乌托邦!

老年版相互宝,用技术实现乌托邦!

 5月8日,支付宝上线“老年版相互宝”,是针对60-70岁老人单独的防癌互助社群。


2018年10月16日,信美人寿联合蚂蚁保险向支付宝用户推出“相互保”,短短10天用户就突破1000万,监管部门、保险公司及上千万从业人员受到的震动可想而知。不出所料,信美人寿迫于严峻的监管形势退出“相互保”,由支付宝全权负责。没有了持牌保险公司的参与,“相互保”变身为“相互宝”——一款“大病网络互助计划”。

微信截图_20190701141813.jpg

退一步海阔天空,避开与传统保险公司正面对垒的相互宝不仅“生存环境”得到改善,真正重要的是更接近保险的本质、更符合阿里的价值观。


但相互宝不能为60岁以上老人提供保障是个缺憾。

  借鉴“劳合社”理念服务平头百姓


近代保险业的起源可追溯到大航海时代。重金购置船只、雇佣“敢死”水手、准备货物的船东冒着极大的风险。“共担海损”避免倾家荡产逐渐成为船东的共识。


大名鼎鼎“劳埃德”前身是伦敦的一家咖啡馆,船东经常在这里交流信息,相当于中国武侠小说里的小酒馆。船东在船出海前,在一张纸上注明假如船和货回不来的话自己面临的损失(相当于今天的投保金额)。愿意分担相关风险的人在纸上注明自己可以拿出的金额并签上自己的名字。就这样,劳埃德咖啡馆就成了名气在外的保险交易场所,于1871年正式成为保险社团组织——劳合社。


劳合社不是保险公司,而是互惠共生的社团组织。它的职能是提供交易场所,为承保人提供服务(包括签署保单、处理赔案、统计及信息服务等)并同时进行监管(主要监督承保人的覆约情况及财务状况)。劳合社的承保人都是亿万富豪,他们以个人全部财产作为履行承保责任的担保金,这就是令人闻风丧胆“无限责任条款”。

微信截图_20190701142737.jpg

劳合社与保险公司的区别是“没有中间商赚差价!”但这种模式无法惠及升斗小民,因为劳合社的承保人担得起风险,但胃口更大。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


在数十万年农耕文明的历程中,互助成为根植于中华民族血脉中的美德。《孟子》有云:“出入相友,守望相助,疾病相扶持。”


社交网络、移动支付的出现为亿万普通民众间的互助提供了技术上的可能性。相互宝不是第一个“大病网络互助计划”却是发展最快的一个。门槛低、产品容易理解、支付宝十亿级用户、芝麻信用……这些因素相叠加,相互宝上线不到半年用户已超过5760万并以每小时8千的速度增长。


但“爱有差等”,小康社会“各亲其亲、各子其子”即便到了大同社会也是: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此乃人之天性不扭曲。


  原文链接:http://cnflw6.com/post-31.html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