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草爱上花之帝国威廉

校草爱上花之帝国威廉

《校草爱上花·帝国威廉》是bluepingpingblue作的一部言情小说。


内容简介

这里,入目皆是繁密松林,金碧辉煌,气象宏伟的景观。犹似古语:道广五十步,三丈而树;建筑其外,隐以金椎,树以青松。道路四通八达,永无尽头;车流水域,永无阻泄;金玉银器,永久闪耀。校址占地130万平方米,教学楼犹如一幢幢临街而立的宫殿般,栉次比邻,气势磅礴,布局严密、协调壮丽。学院朝东西走向,两端与南教学楼和北教学楼相衔接,形成对称的几何图案,半圆弧状。校楼顶建筑摒弃了巴罗克的圆顶和传统尖顶建筑风格,大量采用了平顶形式,显得端正而雄浑。金灿灿的校门口,喷泉四射,水流潺潺,偌大的广场林立着大理石人物雕像,造型优美,栩栩如生……啊,啊,啊!


暂时让花木木拼命地呼喊几声吧——这是S市最漂亮、最昂贵、最HIGH的贵族学校——帝国威廉!

是的,最炫的贵族——帝国威廉!

正如,她姓花,就叫木木。

也许有人看到此,心里面会止不住的大叫,啊,好土,好吐,好TWO的名字哦,这个作者怎么起名字的?

喏,对不起了,可爱的读者们,55555……这真的是我们“伟大且神圣”的女主角的名字撒。

微信截图_20190808161426.jpg

主角描写

我们先来仔细参观一下女主角吧,瞧,她走过来了。

她不漂亮,没有乍一看惊艳为天人的感叹,但是,欲扬先抑啦。

她绝对耐看,是那种越看越清纯,越拧越能拧出水的女生——水蜜桃粉嘟嘟的脸,弯月眉,小挺秀气的鼻子,粉嫩粉嫩的玫瑰唇,怎么看都像一个可爱的布娃娃;而我真正要说的是——那双如羽扇覆盖下的黑葡萄的大眼睛,看着你,就老忽闪忽闪的那种,如浸在清澈泉水中的珠玉宝石,她看你的时候,忽闪一下,奇了,你就觉得她在对你偷偷私语;再忽闪一下,晕了,你心里一紧,开始反醒一下,自己是不是欠她东西没还?再忽闪一下,完了,你是不是藏了很多宝贝,赶紧着,统统拿出来给她,如果是一卡车的东西,就顺便买辆高级小车,一起连装带送。


 我们可爱的花木木,正拼命地拖着笨重行李,往那条看似永远也走不完的校园道路上拽着,停着,再呼一口气继续,只有两边茂盛的枫树上的蝉鸣在“知了、知了……”附和着为她加油。她的身旁时不时就有高级的小轿车奔驰而过,不是宝马就是保时捷……但对于她,都保持着一种同样的表情,冷漠,淡若寒冰的擦身飞驰,冒着尾气,甩下一串串冰冷的光泽。她就像一块白晃晃蛋糕上唯一的一粒粉红的小米粒,微小而细细。行李好多啊,在这所S市里学费最HIGH,设施最完备,帅哥最多的贵族学校里,花木木现在的动作犹如来这里给贵族王子、公主们拖拉行李的小丫头。哎,不知道舅舅和舅妈干嘛非要给她上这所贵族学校?难道就凭舅妈说自己长得粉可爱?就凭她说这里帅哥很多?可是这里帅哥NNNN多也不关她什么事啊?凭什么把她——高考成绩,全市第一名的双优生硬塞进这里?然道就为了区区2万块的转让费,舅舅就把她签了下来,顺手扔进了这所贵族学院。


花木木低下了头,微微地咬了一下唇角,再抬起头,看到太阳顶着个大花脸乐呵呵地对她笑,所以,她边擦汗边拖着行李,扬起玫瑰色的唇边,也笑了——其实,这里也挺好的,风景多漂亮啊,校园建筑好壮观啊,花花草草好多啊。再者,“脸朝黄土,背朝天”的舅舅难得这几天笑得这么开心,毕竟自从父母去世后,他们养了自己十八年了,多辛苦啊。他们把木木在老家的所有家当全抛给她了,也是,也许自己赚不到回城的车费,是没有机会回去的——换句话说,就是木木被赶了出来。


贵族学院的院长也说了第一年学费全免,最后三年的学费就得自己兼职赚钱交了——这第一年学费全免的代价,就是当天的报纸上,写着S市高考第一名花木木入驻“帝国威廉”贵族学院!——多光荣啊,这意思明摆着,我们贵族学院里的富家公子、娇贵千金也不是个个只会吃喝玩乐,学习成绩顶呱呱的多的是。也许,如果没有那2万块的转让费,自己连上学的权力也会被剥夺了。


正想着,一个不留神,一箱行李自动带滚地滑到了道路中央,整条枫林大道,就只有花木木一个小粉点,是没有人会注意到她既狼狈又疲惫的样子的。花木木,急忙奔向前去,拉住早已磨花扯断的行李带子,刚要伸手抱起来。突然间,没有任何预兆的,一声尖锐的汽鸣刹车声,在整个校园内响彻云霄。霎时,把花木木惊吓得摔在了黑亮如金的林肯加长型的车轮下,捂住双耳,全身发抖。阳光照在闪着繁卉皇冠标志的车身,透着一股强烈的贵族气息。

“谁啊!……”司机下车,检查。发现了蹲在车轮下的花木木:“你没事吧,小朋友?”

“我……我……”木木,吓得口齿不清,说不出一句话来。

“少爷,我们的车吓到一位小朋友了。”

“走!”

林肯加长型的豪华车内,吐出一句冷若寒冰的话来,明显地与这个炎烈的夏天格格不入。

“我们要走了,小朋友,你没事的话就请让一让,好吗?”

木木,想站起来,才发现自己的膝盖已擦破了皮,开着血口子,有鲜红的血淌了下来;滴在柏油路上,异常的醒目,像一幅油画里盛开的朵朵碎生生的小花,染上红色的渲彩,绚丽而芬芳,那倔强的样子,开得如火如荼。

微信截图_20190808161453.jpg

“少爷,她受伤了,怎么办?”

“走!我说走!”又是那种不带丝毫感情的话,如冰凌尖锐“嗖”一声,冷得刺穿烈日下、夏季里开得五彩缤纷的花海——花的衣裳,破了一个洞。司机,一听,脸色刷白,赶紧扶起木木,为难地说:“我们快走吧,呆会,少爷要是真生气了,就不好了。”

“是吗?”花木木皱起了弯弯的眉角,心里想,好没礼貌的家伙啊,有车就了不起吗?撞到人竟不下车道歉,简直是无法无天了。木木,一瘸一拐地走到车后座,指着车里的人:“你下来!你撞到人了,知道吗?你必须得向

我道歉。”

“啊!这可使不得啊……天……”

那位好心的司机刚想拉开木木,然而,来不及了!一个拉门声,如雷轰然响彻。从里面踏出一个人影,阳光把他的影子拉得冗长、冗长就像一座古城堡的剪影,高耸而壮丽。木木要高高地昂起头,才可以更直观地看清他的样子,一看,止住了呼吸,然后,脑袋势不可挡,开始胡思乱想起来——天!他长得好高啊,身材的黄金比例比少女漫画里的男主角还要让人抓狂啊!应该有1米89吧,好结实啊,篮球不知道打得好不好?合体俊拔的装束,衣饰剪裁为拿破仑时代的帝国造型,高领金丝织绵,领口处刺绣着一个金耀四射的皇冠标志,敢情这是他的家族标徽;穿着紧身带着精致花边领饰的黑上衣,左胸口处带着三枚红色徽章,金色钟袖口,帝国式腰线设计,配珠片腰带和黄金链;笔直带皮草条纹的牛仔裤藏在缀着亮片的高筒军靴里——这就是帝国式服饰的震撼力和优雅,硬朗又不失帅气。(这是偶翻了好多时装杂志,给‘左恩大人第一号男主角’设计的第一套帝国服饰。)黑如香檀的头发,柔软又俐索地覆盖在他宽阔明亮的额头上,棱角分明如刀细细雕刻的脸庞,有型到使人看得入迷,那高耸轩挺的鼻柱似剑锋出鞘,仿若手指轻轻拂过就可沾染剑气的霸道和凌锐;狭长而微微向上翘的性感唇边,上面似挂着一掬阳光下的蜜露,使人想入非非,想慢慢贴近,轻轻地一舔而下,嗯……味道一定美极了;不过,他戴着墨镜,是看不到眼睛的,不知镜后面的双眸会不会让人失望?……






  原文链接:http://cnflw6.com/post-115.html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